特斯拉含糊回应认购天齐锂业港股IPO 车企巨头上游抢矿入股为哪般?

天天中彩

  • 首页
  • 产品中心
  • 服务项目
  • 媒体报道
  • 产品中心
  • 新闻资讯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天天中彩 > 服务项目 > 特斯拉含糊回应认购天齐锂业港股IPO 车企巨头上游抢矿入股为哪般?
    特斯拉含糊回应认购天齐锂业港股IPO 车企巨头上游抢矿入股为哪般?
    发布日期:2022-06-20 19:25    点击次数:195

        本报记者 龚梦泽

        在今年3月份的新能源汽车涨价潮中,特斯拉一马当先,最早也最频繁地实施了调价,上演了“七天三连涨”。时隔三个月,特斯拉再次上调旗下车型价格。

        6月17日,特斯拉国产ModelY长续航版涨价1.9万元至39.49万元,新车交付周期20-24周。6月15日晚间,特斯拉已经更新了美国官网多款车型售价,最大涨幅为6000美元,最长交付等待时间为一年。

        此外,近期锂价依旧在高位,多家机构预计,下半年锂价有望回升到前期高位甚至突破。据国泰君安统计,受磷酸锂、六氟磷酸锂、电池辅材等价格影响,今年1-5月份,磷酸铁锂及三元电芯成本已分别上涨18%、20%。在成本压力下,包括特斯拉在内越来越多的整车厂开始染指上游,意欲抢占锂原材料话语权。

        近日,天齐锂业发布公告称,首次公开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获得证监会批复,或成为深交所和港交所两地上市公司。市场更有传闻称,特斯拉参与了天齐锂业的港股IPO认购。6月17日,《证券日报》记者向特斯拉方面求证,对方则含糊回应:“不清楚,无可透露信息”。

        特斯拉意欲绑定上游原材料降成本

        6月16日,锂矿巨头天齐锂业通过港交所聆讯,募资规模预计为10-15亿美元,或将于7月份正式挂牌上市。

        资料显示,天齐锂业为锂电新能源核心材料供应商,集上游锂资源储备、开发和中游锂化工产品加工为一体。目前,公司产品主要分为锂精矿和锂化合物及其衍生物两大类。截至2021年12月31日,天齐锂业合计拥有134万吨/年的锂精矿产能和4.48万吨的锂化合物及衍生品产能。

        虽然特斯拉对认购天齐锂业IPO传闻没有给予正面回应,但其对掌握上游原材料话语权的意图早已显露无疑。记者注意到,早先特斯拉曾在报告中指出,通过从矿业公司采购,可以直接参与当地市场而不必依赖多家中游公司。

        今年4月份,特斯拉CEO马斯克在谈及锂盐价格持续高涨时曾表示,锂盐价格已经高到离谱,除非成本得到改善,不然特斯拉不得不大规模地亲自参与锂矿的开采与提炼。马斯克的发言也透露出了特斯拉意欲绑定上游原材料的决心。数据显示,2021年特斯拉已从9家采矿、化工公司采购了95%以上的氢氧化锂、50%以上的钴和30%以上的镍,用于含镍(NCA和NCM)电池。

        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创新联盟理事高云鹏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车企捆绑上游锂矿企业背后,是目前碳酸锂为首的原材料市场需求持续旺盛,而锂原材料供给未来长期存在供给不足。与此同时,“每一家大型车企背后都有强大的供应链支撑。而新兴的锂电产业供应链显然具备更强的投资价值。”高云鹏表示。

        整车企业入股锂矿企业成潮流

        为平抑锂价上扬带来的成本提升,锁定未来几年的电池产能,越来越多有实力的主流车企着手布局上游锂矿资源,与电池供应商提前签署大单,甚至直接入股锂矿企业。

        今年2月24日,欣旺达发布公告称,公司在2月23日召开的董事会中审议通过了《关于欣旺达电动汽车电池有限公司增资的议案》,引入了19名投资者。数据显示,2021年,欣旺达以2.06Gwh进入我国装机量全年排名前十的行列,占比达到1.3%。今年1-4月份,欣旺达在中国市场动力电池装机量约为1.13GWh,排名全国第五。

        据记者观察,在引入的19名投资方名单中,“蔚小理”赫然在列,其中理想汽车关联公司江苏车和家、蔚来汽车关联公司蔚瑞投资分别增资4亿元、2.5亿元,分别持有欣旺达汽车电池3.21%和2.01%股权股,而小鹏汽车则通过SkyTopLLC间接出资4亿元,获得3.21%股份。

        不久后的3月份,盛新锂能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通过定向发行股票的方式,引入比亚迪作为战略投资者,募资不超过30亿元。该次发行完成后,比亚迪持有盛新锂能的股份预计超过5%;更早之前,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曾表示,有意与华友钴业和青山集团组建合资企业,以确保镍和钴的供应,助力大众汽车进一步优化电池成本。

        “有人将上述做法解读为车企集体‘去宁德化’,我认为夸张了。”高云鹏告诉记者,车企这种多方下注分散风险的做法,实际上是要掌握动力电池供应的主动权,做到不受制于任一电池企业。这对于处于快速发展的新能源汽车行业和车企来说无可厚非。

        同时,高云鹏认为,传统燃油车属于成熟产业,市场的增长是从下游到上游,而新能源汽车属于新兴产业,市场的增长是从上游到下游。随着新能源汽车的需求量高涨,降本、产能自控,包括提升动力电池竞争力和供应链稳定,将愈发成为新能源车企在发展中的关键指标,未来车企为了掌握主动权将会采取更多的策略深入介入动力电池的生产。

    (编辑 乔川川)



    上一篇:分别淘汰日本和澳大利亚,乌兹别克斯坦与沙特会师决赛
    下一篇:手机后置、前置和镜子里的你,哪个才最真实?